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骚妇秋月
骚妇秋月
秋月吃过晚饭,和小丫头闲坐一会儿,想着玉楼再有几天才能回来,叹息一声,正准备梳洗睡觉,听见外面小厮喊,「老爷回来了!」秋月心里惊喜,急忙开门,果然看见玉楼正大步走过来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_久爱成疾小说-久爱成疾深情慌慌

  亲手服侍了玉楼洗脸更衣,正要叫人布置晚饭,被他拦住道,「外面吃过了,你也收拾了我们说说话。」等秋月收拾妥当,点上两只红烛,打发丫环回厢房后,看见玉楼一脸笑容坐在床前,刚才的欣喜还未平复,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  倒是玉楼拉她过来搂在怀里,贴着耳根小声问,「想过我么?」热热得气息浮在颈间,令她一瞬间羞红了脸,玉楼两只手已经伸进她衣服里面,在她身上轻轻揉搓,「本来还该有两天工夫的,我紧赶慢赶得赶回来,你如何谢我?」艳艳的红烛照着一室春色,秋月的衣服已经被玉楼剥下,只留着抹胸和亵衣,仰躺在床上任玉楼两手上下逡巡,正情难自禁时,听他又在问,「这半个月想过我么?」「嗯,」

  「真的么?」

  「嗯,」

  「我且不信,倒要看看呢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转过身去,」

  秋月听话的转过去趴在床上,果然玉楼的手撩起亵裤摸到她后面隆起的双丘上开始又拧又捏,秋月吃痛,可是不敢用力绷紧,只能尽力的忍着让臀腿间放松,「我不在家时有没有自己动手打过?」「没……」

  「真的没?」

  「真的没……」

  屁股上一团肉猛地被狠狠揪起来,「这上面还有印子呢,还想骗我?」玉楼也不管秋月如何扭动,在她屁股上又用力拧了几下,一边又问,「打了几次?」「一次!就一次!」

  「真的就一次?」

  「真的!」

  「倒也罢了,那这里呢?」玉楼的手指摸到她俩腿中间,在蜜穴入口处轻轻刮擦,「这里可有自己弄过么?」「没有没有!你说过不让的!」

  「不错,还记得我的话,」手指又挠了几下,只勾得秋月身子一阵阵颤动,「记住,这里是我的,只我一个人能碰,我要让它哭让它笑,都是我的事,你自己也不行!」秋月微微喘息,半个月的孤枕独眠,哪里还禁得起玉楼这番作弄,底下早已渗出水来,可是也只能强自忍耐,玉楼刚才的话里虽带着调笑,但那意思却是千真万真不能违拗的。

  当玉楼第一次说这话时,秋月并没有放在心上,那时初尝情事之乐,有次玉楼出门谈生意几日未归,秋月忍耐不住,晚间沐浴时悄悄用手指玩了一会儿,却不知道玉楼回来后怎么就试探了出来,当即沉下脸来,用马鞭在她屁股上狠狠抽打,不管秋月如何眼泪滂沱得起咒发誓,直将她打得嗓子都哭哑了才住手。

  其实夫妻玩耍时打得更厉害的时候也不是没有,可是那一顿打却让秋月牢牢记在心上,因为从头至尾玉楼既没有软语嬉笑,也没有时时温存体贴爱抚。

  直到秋月哭累之后,玉楼才将她抱在怀里,耐心得一寸寸摸着她颤抖的身子说道,「自古以来夫为妻纲,天经地义,你既是我的人,你的一悲一欢就只能由我来给」,一双挽惯缰绳略有些粗糙的大手在她柔嫩的肌肤上细细抚摸,「这里,这里,都是我的,」前前后后上上下下,最后顺着纤腰,滑到两腿间,「尤其这里,是除了我谁都碰不得的,你懂么?你这身子,这嫩皮嫩肉,还有这私密之处,都是用来伺候我的,你只需要把我伺候得舒服快活,至于你自己能不能享受,是由你的男人说了算,我要你忍着你就得忍着,我不碰你你自己也不能碰,我高兴时自会喂饱你,要是我觉得让你为了我的快活多忍几天更好,那你就得为我乖乖忍着,不要以为偷偷解馋能瞒过我,你这身子是不会撒谎的。」后来有几次玉楼清闲的时候,就整日和秋月泡在家里,白天两人耳鬓厮磨,浓情蜜意,晚上玉楼扒了她的衣服,在她身上肆意揉搓,一边把她屁股打得火热滚烫,一边使出各种手段撩得她淫水不断,偏偏每到身下肉棒涨得粗大红紫时,就直接递到秋月嘴里,要她用唇舌侍弄到出火为止,如是这番,秋月不要说该尝的尝不到,就是玉楼的手指也始终只在穴口处玩弄,从未进到里面一点过。几天下来,秋月只觉得自己被一团火干熬着,身子敏感到玉楼稍稍一摸便会阵阵酥麻,饶是这样,白天玉楼偶尔不在眼前时,秋月也不敢自己动手消解,她怕玉楼会在事后看出端倪,也知道这是玉楼在故意磨她,只能在心里一遍遍想着玉楼说过的话,「要是我觉得让你为了我的快活多忍几天更好,那你就得为我乖乖忍着,」这样想着,竟觉得这份难熬也是一种享受了,无论是每夜被打得酸胀的皮肉还是苦熬却得不到甜头的身子,都是要留着伺候玉楼的。因此等晚上玉楼折腾她时,她越发尽心尽力的替他吸吮舔弄,只想着一定要让玉楼得了快活,自己身下濡湿一片也不理会。这样等到玉楼终于提枪上马时,秋月竟是尝到了从未有过的甘美滋味,以前的日子仿佛都白活了一样,两腿间身不由己一次次绷紧,带动里里外外抽搐般不停收缩,直夹得玉楼大呼爽快,在她身上放马驰骋,让秋月觉得就是立时死了也是情愿的。

  之后秋月再不去做那种抚慰之事,无论是玉楼存心折磨还是偶尔远游,秋月都一味死忍,只当那里不是自己的了,她时刻提醒自己,那是玉楼的,只有玉楼才能碰得,要生要死都由得玉楼。幸而玉楼并不拘束她想的厉害时自己动手打屁股,还常捏了她臀尖上的肉说,「这里的肉最是厚实耐打,可是也贱得很,几天不打,就忘了鞭子的滋味,所以要时时提醒它才好,」又说,「贱皮子打得勤些捱打捱惯了,玩的时候才更有乐趣,若是有一阵子不尝尝吃痛的滋味,再挨打时还没怎样就大呼小叫,没得扫人兴致。」有时候玉楼上来性子,把秋月揉搓的软成一团后,照例让她用嘴替自己泄过一次,然后给她一根皮鞭,或是厚竹片,或是鸡毛掸子,要她在自个儿面前自己动手打给他看,屁股厥的要高,打得声音要清脆响亮,腰肢要扭得好看,有时候又摸着某一处说只准打这里,秋月只得一次次把力气落在同一个地方,打得红了,肿了,又紫了,还得狠着心咬着牙接着打,直到玉楼看得尽兴了,按着她火辣辣的屁股冲进去,捏着她被打得红肿的皮肉一遍遍叫着「秋月秋月秋月……」那一刻她觉得再多苦痛也是甘心的。

  【完】